華信

金融、證券

IPO死亡檔案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2-09-18 16:21:56  【打印此頁】  【關閉

 

來源:商界   發布時間:2012-09-18  作者:白靈

核心提示:企業IPO,在公開的放大鏡中,企業身上任何一個弱點,都會被快速捕捉,成為致命傷口,尤其是“與魔鬼做交易”的人。
 
不成功,便成仁?

——魔鬼在IPO之前

“我們不在乎現在能賺多少錢,更看重將來能否去資本市場上搏一把。”在《商界》記者探訪的眾多企業中,老板談及未來的宏偉藍圖之時,大都會使用同樣一句話。

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中國企業總有這樣一種IPO情結。于是,我們常常用“大考”二字來形容企業上市。以至于神舟電腦歷經長達7年的沖擊,連續3次失敗之后終獲首發,甚至被媒體戲稱為“范進中舉”。在其背后,還有700余家擬上市企業風雨無阻,排隊等候。

在沖刺IPO的路途中,許多企業漂亮一躍,從此笑傲江湖。不少公司亦懷揣著沉甸甸的夢想,卻一頭栽倒在路上。十年間,殞命上市途中的企業可以列一個長長的名單:家世界豪賭上市未果,被迫出售資產;太子奶簽對賭協議控制權易手;最大的印染紡織企業浙江江龍,為上市被天量債務壓垮;萬德萊盲目改變主業迎合上市,最終被市場拋棄;上市失敗后ITAT不得不壯士斷腕關閉門店……伴隨著這些曾經如雷貫耳的名字紛紛折戟沉沙,IPO似乎正在演變為一條“不成功,便成仁”的道路。

對于中國企業而言,人們更多看到的是“一舉成名”的光鮮,卻忽略了“十年寒窗”的必要。在“資本狂躁癥”的催動之下,企業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制造條件也要上:財務造假、過度包裝、八方舉債、盲目擴張,哪管身后洪水滔天,股價一落千丈,高管套現離場。結果卻可能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

企業把IPO當做終極目標,越窮越生,越生越窮,中國股市也陷入惡性循環。為了抵制“提款”,2012年7月17日,千萬股民在網上發起大型簽名活動,強烈要求證監會停發新股、停止IPO。中國需要什么樣的上市公司?我們不在乎你圈多少錢,問題的關鍵恰恰在于,在這之前,你究竟能賺多少錢。

否則,擊倒你的不是IPO路上的重重阻礙,而是附著在自己身上的“魔鬼”。

第一部分

稻草,還是毒藥?——IPO之前“不能說”的那些事兒

在上市鐘聲敲響的那一刻,看到大屏幕上的股價開始變紅并向上跳動,老李長長地噓了一口氣。幾乎所有人都認為,他頃刻間獲得了數億元財富,可以安享晚年了。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從那一刻起,作為公司董事長,他才剛剛走出個人破產的邊緣。公司掛牌之后,他不用再擔心無法填補上市過程中留下的財務窟窿。

根據國內IPO咨詢機構漢鼎提供的研究報告,在參與IPO長跑的數百家企業中,今年上半年共有27家公司倒在了終點線上。而在2011年,這個數字是77家,2010年為62家。IPO失敗的背后,不僅意味著一大批潛在的億萬富豪痛失巨款,更大的困境,甚至企業破產倒閉的風險正在向他們逼近。

“貧窮”董事長

老李是一家光電元器件公司的董事長,經過兩年多的上市籌備之后,終于在今年上半年登陸深交所中小板。回憶起上市的艱辛歷程,老李體會最深的是,當大家知道你要上市發財的時候,所有人都想來分一杯羹。更為關鍵的是,這些大部分都是“說不得的費用”,只能由公司董事長個人承擔。

老李說,這些費用最為核心的支出就是財經公關費用,僅這一項就支出了600多萬元。據了解,一般上市公司IPO時的財經公關費用從400萬元到1000多萬元不等。“所謂的財經公關費用其實就是打點媒體關系,除了幾家證券報的費用可以從承銷費里面扣除,其他的費用大部分需要打點各路媒體的各路人等,有些是廣告投放,但更多的是現金,形成了不能說也說不得的巨額費用。”老李說。

除此之外,為了打通各級政府對擬上市公司的關卡也是一筆很大的支出。“現在國家對中小企業的支持力度很大,但只要是需要政府批準的,都要各路打點,有時候申請個普通的資格,都需要打點幾十萬元,還不一定能辦成。”老李說,這些打點費用不可能在公司走賬。在長達兩年的時間里,市政府、區政府等各級政府相關部門的“關懷”、行業協會的“調研”等,送些禮品是必不可少的。為了保持財務報表的規范,有些也走不了賬,雖然單筆金額不太大,但長期下來費用也不小。

于是在掛牌上市之前,老李面臨著近2000萬元的個人財務窟窿。他也找各方溝通過,“我們賺的都是辛苦錢,這么花錢我吃不消了,能不能想個辦法讓一部分費用由公司分擔一下。但對方說,你最近一年正常的利潤也就4000多萬元,費用走掉一部分后,利潤就沒增長甚至下滑。而且你想,現在多一塊錢的利潤,按照25倍市盈率,上市后你的估值就多24塊錢啊,再窮也要咬牙挺住。想想也有道理,就找個親戚借了一筆錢,年利率15%,期限一年。”

“我2003年開始創業,前四年都是虧錢的,中間兩年基本打平,賺錢也就是最近三四年的事。我是農村窮苦人家出身,家里也沒什么底子。最近四年總共也就只賺了3000多萬元。”老李說他這時候才明白,“有些企業上市失敗兩次了還要沖擊上市,他們老板實際上是被上市綁架了啊。”事實上,上市過程中巨額的隱形花費吞噬了大部分制造業出身的董事長的個人財富,許多人甚至面臨著個人破產的境地。

IPO利益鏈

有了IPO,面臨破產的可能是董事長,但要是沒有IPO的傭金,破產的可能是券商公司。巨大的IPO“蛋糕”背后,更是一條貫穿整個IPO進程的利益鏈。

IPO中介三劍客中,投行是主角,會計師和律師是配角,陪著投行闖江湖。券商負責全面協調,會計師負責審計,評估師負責評估,律師負責法律事務。“有個笑話講,在IPO業務中,投行負責忽悠人,而律師和會計師就是負責告訴別人,券商忽悠你的話都是真的。”深圳一位IPO律師人士坦承,“這個笑話很傳神。”

據一項對633家IPO成功的公司統計,2009年后,65家投行獲得309.18億元保薦承銷收入,50家會計師事務所獲得19.4億元審計收入,114家律師事務所僅獲得8.5億元法律服務收入。

另一方面,PE是IPO過程中不可忽視的另一大力量。對于投資項目,PE和投行通常相互照應,“有福同享”。如果是投行先挖掘的項目,上市公司有增資需求,保薦代表人往往會向公司優先舉薦自己比較熟悉的PE,一來可收取項目介紹費,二來相互介紹項目禮尚往來。

有PE公司的人士坦言,券商為了要給關系好的PE關照生意而忽悠擬上市公司,稱上市要改善股權結構,完善公司治理,需要引入PE戰略投資者,接著就推薦一些PE給擬上市公司。這樣,投行、券商和PE的關系綁定更緊密,其承銷和保薦地位也會更穩固。

為什么越來越多的人涌向PE?一位業內人士曾說,假設用1億元資金投資10個項目,最后只要有2個項目成功上市,投資回報若為20倍,2個項目收益為2億元,1億元相當于收回10個項目的成本,此外還賺1億元。“投資項目成功上市獲得的高收益,除了彌補失敗項目的損失,剩下的還能高于其他行業的收益,這就是我國PE的特點。”

目前,我國IPO典型的利益鏈條是:最上游者為實業資本、天使投資、PE/VC、突擊入股者等,發行人是核心驅動機;中游為各類中介機構:券商投行、會計師、律師事務所、咨詢公司等;下游包括一些財經公關、打新機構等;最末端是最后接盤的散戶。

而這,就是IPO暴利時代的生態鏈。企業經營外部的這條利益鏈,催生出無數財富神話,也帶來了許多企業的“IPO病”。

救命的稻草?

在最近京東與蘇寧的電商價格大戰中,劉強東發出了這樣一條微博:“剛剛和各位股東開完會,今日資本、雄牛資本、KPCB、紅杉、老虎基金、DST等幾個主要股東全部參加了!大家都知道打蘇寧的事情。我說這場戰爭是要消耗很多現金的,你們什么態度?一個股東說:我們除了有錢什么都沒有!你就放心打吧,往死里打!”

不得不承認,如今的商業競爭在某種程度上已經演變成一場燒錢競爭。對于更多的企業而言,錢不是問題,問題是沒錢,“資本饑渴”是企業的真實現狀。

盡管唯品會最終成功赴美上市,但這也被認為是在“最后的孤注一擲”。2月18日,中國B2C電子商務網站唯品會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用于IPO的文件顯示,以2011年的虧損額度估算,唯品會的賬目現金僅夠運營到2012年第一季度末。

類似情況的還有賽輪股份。2011年5月,賽輪股份曾被媒體列為45家創業板被否企業中4家處于破產風險警報區的企業之一,甚至“不上市就死”。

傳聞還有很多:一直在醞釀IPO的58同城也曾被傳出巨額虧損的傳言;宏磊股份債務總額一度高達25億元之巨,其中包括大量民間借款,如果上市失敗,八成已經破產;溫州最大的眼鏡企業浙江信泰集團董事長胡福林負債20多億元“跑路”的背后,是擴張太快資金鏈斷裂,新公司想上市未果……在業界,甚至有這樣一種言論:最近兩年上市的公司中,有40%的公司如果不上市就已經倒閉了,這就是它們沖刺IPO不惜一切代價鋪路的原因。IPO成功與否,決定了這些企業的命運,并不是這些企業上市能為投資者帶來什么好處。

然而,錢真的不是問題嗎?四次闖關IPO,神舟電腦雖然擠進了上市的大門,但市場質疑之聲不斷:在PC產業毛利逐漸降低,增長乏力,高端品牌價格下沉擠占低端市場情況下,神舟電腦既缺乏創新能力,價格優勢也在逐漸消失,低價模式難以為繼。而唯品會雖然“流血”上市,迎接它的卻是“七連跌”。如此種種,正是引起人們對企業IPO強烈不滿的根源。

上市仿佛是拯救企業的唯一法寶。然而,上市最后將成為企業的“救命稻草”還是“致命毒藥”,還存在著極大的變數。

行業動態查詢

關  鍵  詞  
發文部門 
文        號 
             或 
                 年  
法規效力 
行        業 

          

行業動態

聯系方式

四川華信(集團)會計師事務所
地址

四川省成都市洗面橋街18號金茂禮都南28樓

電話:
成都總所:028-85560449
                    028-85559085
                    028-85597754
重慶分所:023-63626396
傳真:028-85592480
郵編:610061
業務聯系郵箱 schxcpa@163.net

招聘聯系郵箱:  schxrl@126.com
網址http://www.jinzunmf.com/

  • 四川華信(集團)會計師事務所
  •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洗面橋街18號金茂禮都南28樓 郵編:610061
  • 電話:028-85560449 傳真:028-85592480
  • 網絡經濟主體信息
betway官网